我吃了那个叔叔的棒棒糖|两男—人玩—只奶女

 

内容很简单,只有一行歪歪扭扭的毛笔字——即日起暂停收购生猪。

    林跃没有多做停留,拉着平板车进了大院,一股血腥味扑面而至,南边角落还能看到黑紫色的斑块,想来旁边的屋子就是用来屠宰、加工生猪的作坊。

    “你找谁?”

    一个围着防水围裙足蹬胶鞋的男子走出来。

    林跃把平板车放下,回头看看扒着门框看热闹的小孩子,如实答道:“我是来卖猪的。”


天蒙蒙亮。

    佛堂镇通往田地的道路上随处可见扛着锄头和镰刀的农民,种稻谷的到了收获的季节,准备种小麦的也开始灭茬整地,有勤快的老农已经挑着成筐的肥料往地里运,晨风吹过带起一股臭味,熏得路人纷纷避让,小孩子捏着鼻子满脸嫌弃。

    别人都是从镇子里往外走,有一个人反向而行,后面还拖着个平板车,中间黑乎乎的不知道驮着什么玩意儿,当走近一些看清货物,没有一个人不震惊,不错愕的。

    好大一头黑野猪!

    瞧那体型足有三四百斤,这要撞到人的身上,一下能去半条命。

    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,拖着平板车的少年看面相也就十五六岁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这头野猪……是你打死的?”一个戴草帽扛钉耙的中年男子问他。

    林跃说道:“我在山里捡的,发现它的时候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捡的?

    这话还是挺有说服力的,别说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,即便是有经验的猎人,碰到这样的大块头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,既然是捡的,那就存在野猪受伤濒死,只消从后面补一刀就能得手的情况,还是比较合乎逻辑的。

 文学

    “这么大一头野猪,乖乖,得卖多少钱啊。”

    “嘴馋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运气真好,要不咱们改天也去山里碰碰运气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你哪次进山不是弄一身伤回来,值钱的东西没找到,还搭上一笔医药费。”

    “他还是个孩子啊,怎么看不到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应该在后面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这件事,羡慕的有,震惊的有,好奇的也有,然而因为情况特殊,并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,将心比心,谁会放任一个半大小子进山打猎呢,肯定有大人在的,可能在后面处理别的事情耽误了。

    “大叔,我问一下。”这时林跃拦住一名清瘦男子:“佛堂镇是不是有生猪收购点?”

    “没错,你顺着这条路走到底,然后往右拐,东边有个影壁,路南挂着招牌的大院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啊。”

    林跃拉着平板车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哎,你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林跃停住脚步,回头反问。

    “你问收生猪的事,是不是打算把这头野猪卖掉?”

    这没啥好隐瞒的,林跃点点头: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清瘦男子一脸惋惜地道:“那你来晚了,昨天他们挂出告示,说不收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收了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告示上没有写原因,就说不收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多谢告知。”

    林跃从山脚下的村子里偷了一辆平板车,不就是为了光明正大地把野猪拉到镇上卖掉吗?现在清瘦男子告诉他商家不收生猪了,那不是白费力气了?

    认真地想了想,他还是决定把野猪拉过去碰碰运气,这可不是寻常家猪,属于难得的山间野味,万一商家看到后改变主意呢。

    他继续拉着平板车往前走。

    清瘦男子见他坚持,也只能摇摇头,把这件事抛在脑后,继续今天的耕作计划。

    

    轱辘,轱辘……

    平板车碾过青石板路,偶遇不平会颠簸两下,带着野猪不断震颤,几个小孩儿好奇地聚在车尾,用树枝捅捅猪屁股,眼见没有动静,胆子跟着壮了不少,便追着车子拿手去摸。

    林跃没有在意街头组队纳鞋底的中年女人们的议论和小孩子的追逐,拉着平板车来到生猪收购点,果然看到清瘦男子口中的告示。

    

    李金泽愣了一下,因为林跃就是个少年,他根本没有往这方面想,还以为是来屠宰场找人的。

    “卖猪?你没看门口贴的告示吗?最近一段时间不收生猪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问问原因吗?记得半个月前你们镇上的人还去我们那儿收生猪呢。”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 <<<<

相关文章